发表于: 10/07/2019 04:52
快速引用
1949年11月,在二野即将攻入重庆之际,蒋介石第二次来到重庆南开中学催请张伯苓去美国。蒋介石还表示:“去台湾也可以,无论去哪儿,生活一切等,都由我给想办法!”张伯苓低头不语,其夫人则称:“我们哪里也不去,他舍不得儿孙,更舍不得他的南开学校!”

不知这是否是个借口,因为就在此前,张伯苓刚刚收到周恩来的来信请“老校别动”。张伯苓相信了周恩来,留在了大陆,而这个选择是其一家悲剧的开始。

最初,在周恩来的关照下,张伯苓暂返北京居住。其次子张锡羊要求张伯苓“为了南开,为了家人”写个拥护新政权的表态材料,张伯苓则以要对中共新政权再看一看,他不同意“才和蒋先生分手就和共产党一样骂蒋先生,需要多想一想”。而这应该是其遭到中共冷遇的原因所在。

中共建政后,私立南开系列学校均被中共收归国有。张伯苓1950年9月回天津后第二天,即去了南开中学,却受到冷遇,最终还被轰了出去。他去南开女中时,学生则围着他起哄。

半个世纪后,研究张伯苓数十年的梁吉生在南开大学的教师公寓里讲述这段历史时表示:“张伯苓说:‘我是被新中国抛弃的’。南开是他建的,几乎是他的私人产业。你可知道,1947年,他从国外回到天津时,整个城市夹道欢迎呀。几千人到了天津东站,基督青年会几乎决定整个城市的钟都要鸣响。”

1950年10月17日,是南开中学校庆。张伯苓被拒绝参加,他只能颓然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个月后,即1951年2月23日,张伯苓郁郁而终。除《天津日报》的简短报道外,大陆报刊对其近乎采取了集体沉默的态度。他临终遗嘱希望南开师生“拥护自由,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誓死抵制专制极权”。

此外,张伯苓的遗愿是埋葬在南开大学校园内,但有人以南大是人民的不是张伯苓的加以拒绝。而低调参加吊唁的周恩来在看到张伯苓的遗嘱时说:“可惜少了两句话,即张伯苓应表示悔过,向人民低头。”

而得悉张伯苓病逝的蒋介石在日记中写下了“痛悼无已”的字句。3月31日,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在台北为张伯苓举办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蒋介石亲写挽联“守正不屈、多士所宗”以志哀悼。台湾南开校友纷纷以纪念集、悼文等予以纪念。以后,每至张伯苓逢十华诞纪念日,台湾都要举行纪念会。

张伯苓死后,他的家人也没能逃过政治运动。文革中,身为数学家的长子张锡禄、商人次子张锡羊和三子张锡祚都被迫害致死。